林懷民:老人們該休息了!

來源:網絡 更新日期:2019-11-15 08:59:01 點擊:650446

云門1和云門2兩支舞團聯合工作,消弭原有的差別;2020年已確定的80余場海外演出計劃,舞團都將上演鄭宗龍作品而非林懷民作品;太極、武術、書法等舞蹈演員訓練課依然繼續,但舞團將從這套訓練體系里尋找新可能……盛傳多時的臺灣現代舞團——云門舞集退休換帥一事,如今進入實質性交班。11月14日下午,正在國家大劇院率團彩排的林懷民和繼任者鄭宗龍共同面對媒體,透露了一系列舞團新動向。

“這是我策劃的最后一臺節目,12月31日我就告老還鄉了。”林懷民急匆匆地回答著大家關心的問題。他說,自己不同意媒體將2020年以后的云門舞集定義為進入“后林懷民時代”,“應該叫鄭宗龍時代的開始。”

“我想這是一群人一起舞蹈的時代,因為我喜歡和舞者混在一起,我喜歡和舞者交朋友。”鄭宗龍今年42歲,本是云門2的藝術總監,在他確定將出任整個云門舞集藝術總監后,今年8月起,原本主要表演林懷民作品的云門1,和主要表演青年編導作品的云門2就合二為一。全部25位舞者,會分為出去巡演的一組和留在臺灣繼續社區巡演的一組。鄭宗龍對于“自己時代”并未提出明確規劃,但他強調,“最重要的還是創作。未來幾年里我們要著力在新作品的創作上。過去的身體訓練課程也會繼續保持。”鄭宗龍所說的訓練體系,正是云門舞集能夠鶴立于世界舞林中的重要原因之一。這套舞者訓練體系由林懷民創立,講究東方禪思,將武術、太極甚至書法納入舞者的日常身體訓練中。

此番登臺國家大劇院舞蹈節的《交換作》,是云門舞集與北京陶身體劇場的合作作品。兩個舞團的“一哥”分別為對方編創一支30分鐘的舞作。如果說編導是畫家,舞者便是他們的畫筆。不同舞團的舞者因訓練體系不同而帶著完全不同的身體特質,而每次有新的編導來創作作品,舞者的身體都將接受一次洗禮,在自己的身體運動習慣中留下痕跡。“陶冶把云門的舞者折騰得很慘,一定是留下了痕跡。”林懷民說。陶冶則說,自己的訓練方法是從物理的角度訓練舞者的身體,而林懷民對待舞者身體的方法,則是開發其意識……

舞團明年春天就會開始世界巡演,單在法國就要演出21場,之后還要去英國倫敦、瑞典斯德哥爾摩以及美國、巴西,已經確定的80多場國際巡演中,將全部上演鄭宗龍編創的作品。顯然,林懷民是幫助他在國際舞蹈界進一步明確藝術身份。“我現在厭惡看我自己的作品,看太多遍了。可如果你看到鄭宗龍,還有陶身體劇場創始人陶冶的作品,會感到,哇,老人們該休息了!”林懷民大笑。

相關熱詞搜索:戚繼光,戚藍尹,豬豬俠大電影,豬豬貓,

上一篇: 景山公園的“亭子”,到底有什么不一樣?

下一篇: 做優雅女生,從這六點做起?

分享:

什么是彩票的试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