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問“黑色七天” 泰安男嬰從出院到被埋發生了什么

來源:網絡 更新日期:2019-10-23 16:09:26 點擊:1498397

  追問“黑色七天”

  □男嬰從出院到被埋發生了什么

  □為何未完全康復就著急出院

  □為何跑出40多公里草草埋葬

在新泰市羊流鎮某小區內,被埋男嬰家已是大門緊鎖。  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 劉云鶴 攝 在新泰市羊流鎮某小區內,被埋男嬰家已是大門緊鎖。  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 劉云鶴 攝

  近日,泰安男嬰被埋事件引發廣泛關注。新泰市的一座荒山上,上山采蘑菇的村民發現一名剛出生不久的男嬰被埋在土坑里。后來男嬰爺爺主動到派出所說明情況,而埋葬孩子的原因卻令人費解。

  孩子出生的醫院、現在所住的醫院以及救人的村民紛紛站出來發聲,事情的真相也漸漸清晰,但孩子從8月15日出院到21日被埋的七天時間里,到底發生了什么,家人卻遲遲不愿露面解釋,仍是一團迷霧。

  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

  記者 劉云鶴 張國桐

  男嬰老家的喧鬧

  葦池村位于新泰市西北角,屬于羊流鎮,距離男嬰被埋處23公里。從鎮政府驅車前往村子的路上,村民總能說上幾句,孩子疑似被遺棄活埋的事情早已通過媒體傳遍了大街小巷。

  葦池村地形東高西低,每條胡同很長,幾乎都是上坡路,路面雖然已經用水泥硬化,但還是有些崎嶇不平。村子里住戶并不多,街面上除了老人以及抱孩子的中年人,幾乎看不見年輕人。村民稱,男嬰的爺爺奶奶以及父母早已搬離村子十幾年,只有孩子的太爺爺以及二爺三爺還留在村子。

  很多村民告訴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,起初很多人只是聽說這家人生了一對雙胞胎,后來聽說沒了一個,直到一撥又一撥的媒體趕往這個小村莊,消息一下子傳開了。

  男孩太爺爺家的大門是金黃色的,門上的對聯已經褪色,重孫還活著的消息他還是通過看新聞得知的。當有人給老人看孩子從紙箱里被拿出的視頻時,老人的眼淚快流出來了。老人年紀大了,所有的消息都是子女傳達,家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一開始老人并不知情。老人說,家里添丁進口,是再高興不過的事,他不相信家人會故意遺棄孩子。

  同樣不相信的還有村民。多數村民對被埋男孩的父親已經沒有太大印象,只有提到男孩爺爺的名字時,大家才點點頭。在村民眼中,這家人家境優渥,孩子爺爺在鎮上工作,一家人在鎮上住著100多平方米的樓房,不至于養不起兩個孩子。

  近來,葦池村里總有陌生的車輛進入,村民家的狗總是叫不停,大街小巷閑聊的話題也圍繞著這件事,村民盼著能找出真相,讓村子趕緊靜下來。

  敲不開的家門

  從嬰兒出生的醫院到羊流鎮隔著49公里,如果沒有先天疾病,被救男嬰應該會跟父母住在位于羊流鎮的房子里,溫馨,快樂。

  他們家的房子位于羊流鎮的中心位置,在當地人眼中是地段不錯的房子。現在,不少居民看著社區西北方向的樓房,常常私下交談著。

  提起涉事住戶,小區的居民知之甚少,相關情況也基本是從新聞里得知,其間,每當有陌生人或者外地牌照的車輛出現在社區時,大家都會投來“警惕”的眼光。

  從該小區門口往里步行四百多米后,就到了“孩子父母及爺爺奶奶”居住的地方。據親戚介紹,孩子的父母去年剛剛結婚,這一對雙胞胎男嬰是頭胎。一家人居住的房門上仍然貼著一個大大的“喜”字。

  該戶的鄰居說,最近兩天來了一撥又一撥的人,卻怎么也沒有敲開門。在鄰居們看來,雙胞胎中的老大也不過幾個月的時間,孩子那么小能去哪呢,家里的門卻一直敲不開,有人猜測孩子一家一起躲起來了,也有人猜測孩子的親屬被派出所帶去調查。

  待解的謎團

  為了被埋男嬰的事,來自全國的媒體蜂擁而至。男嬰家人居住的這棟樓,總是響起此起彼伏的敲門聲,除此之外,鄰居家的敲門聲也時不時地響起。鄰居們已經習以為常,也不問身份,大多數的回答是“不熟悉”“好幾天不見”。

  只是疑團重重,引發社會關注的背后,不僅僅是當時這一家到底發生了什么,更是對幼小生命的關愛和祈禱。

  如今,孩子的爺爺只在派出所露過面,撥打起電話,或關機或被掛斷;孩子的奶奶也曾在媒體前露過面,只是簡單解釋稱,當時以為孩子已經“死了”才做出埋葬的行為。可是,孩子的病還未完全康復為何著急出院?孩子出院的七天發生了什么?為什么跑出40多公里草草埋葬?這三個問題亟待男嬰家人解答。

  10月22日,距離發現被埋嬰兒已過去61天,兩個月的時間里,萊蕪區牛泉鎮南白塔村鄉醫周尚紅一直扮演著“母親”的角色,濟南市第二婦幼保健院新生兒科她早已輕車熟路。然而,隨著“孩子爺爺奶奶”的現身回應以及新泰警方立案調查,這起嬰兒被埋事件的原委終將撥云見日。

  目前對于男嬰被埋的事件,當地警方已經立案調查。22日,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致電新泰市委宣傳部,工作人員表示,等待警方通報。

相關熱詞搜索:小剛,小別離,網絡電話免費打,網絡電話免費版,

上一篇: 特稿:從長城站到羅斯海新站——中國前35次南極考察回眸

下一篇: 黑龍江黑河:秋收時節田更“綠”

分享:

什么是彩票的试机号